欢 迎 登 录

时尚家居

朴素打底的生活

在北京顺义区的水坡村,老黄和甜甜一住就是四年。四亩地的厂房经过不断地改造,已经变得越来越舒适。对他们来说,住在朴素而又安静的空间里,将天然的原料制作成一件件手工器物,将流走的时光停留在器物之中,就觉得十分美好。策划、执行/ 锦婷、薇霖 摄影/ 阿伦 文/ 知水(所有图文版权归时尚家居杂志社所有,不得翻印和转载,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朴素打底的生活

自制的手工器物,凝聚着时光,并传递出器物背后与人的情感。

朴素打底的生活

闲暇时,甜甜会坐在这里静静地品一壶茶。

十多年前的一次景德镇之行,老黄在街头角落里发现了一些关于柴烧的书籍,在一堆灰尘下压着几件柴烧的陶瓷,一时间被那种质朴所打动。彼时,做了20 年广告设计的老黄,觉得这是一个为兴趣而活的机缘。于是,在2012 年,他和妻子甜甜放下羁绊,建立拙朴工舍。 在此之前,两个人花了两年的时间寻找合适的院子。决定选下此地,是因为其幽静恬然又不失纯粹,更因为它宽敞通透,为以后的改造提供了更多的想象。改造是旷日持久的,在头几个月的时间里,两人的工作内容基本上是:拔草、种菜、做木工。原有的厂房保持不变,茶室、餐厅和三个工作室慢慢被建立起来。他们使用天然的材料或者旧物,村民们丢弃的房梁、包装板被他们解构重组,用在了拙朴工舍的空间里。竹筒灯、衣架、脸盆架等物件都是手工制作,墙角里伫立的枯山水则是由附近被丢弃的树木变幻而来。

烧陶、染织、金工这些手工艺, 制作出质朴而美好的器物, 在喧嚣的都市里, 让生活回归内心。

朴素打底的生活

冰冷的工具,却可以经由人的双手制作出一件件精美的器物。

朴素打底的生活

古旧的织布机,一针一线间将时光带到过去。

朴素打底的生活

这一个个工具,都可以让人体会到手工的乐趣。

朴素打底的生活

从揉泥到最终烧成,甜甜享受着制瓷的每一个过程。

朴素打底的生活

染织均经过裁剪、脱浆、晾晒、捆扎并数次浸染,重新唤醒对生活本身的探索。

复合式的院子,走进大门首先要经过菜园和花园,你会听到金工工作室传来清脆的金属敲打声,穿过门廊,两个陶艺室和染织室里也会传来劳作的声音。坐在织布机上,心无旁骛地踩着踏板,手中的梭子穿过麻线,织布机的脚踏、箅子和梭子通过人和谐的动作而发出有韵律的声响。米浆浆过的麻线,织出来的布散发出一股温馨的米的味道,温暖有人情。内心安静温和,织一块茶席布,或是餐垫,自己织成的布,用起来踏实亲切。陶艺转台上,泥巴在手中被塑造成不同的形状,用不了多久,它们就会涅槃成为华丽的器物,成为手中不忍放下的把玩或者口唇相接的茶具,人和物间的情感和能量由此得以传递。 2013 年秋天,老黄整理窑内残留的窑渣,偶然遇见了一块灰蓝色的碎片,认定这是拙朴柴烧想要的釉色。经过多次实验,他终于成功烧出来这灰蓝色。这次,老黄知道遇见这抹颜色不是偶然。老黄也知道,自己想要的生活更不是捉摸不定,一切都是遵循内心的决定。

对话拙朴

Q 真正放下原有的生活,搬到乡下成立拙朴的原因是什么? A 甜甜:我俩都是不适合待在城市里的人。城里太拥堵太嘈杂,污浊的空气让我和老黄都 迫切地想换一种活法。因为做陶瓷烧柴窑需要在郊外进行,加上老黄童年在乡村生活的经 历,从小就喜欢自然,搬到乡下来是件早晚的事。 Q 对于现在的生活适应吗? A 甜甜:我觉得自在极了。住在乡下是安静的,可以静静地做自己喜欢的手工。越发理解了梭罗的 《瓦尔登湖》、黑塞 《堤契诺之歌》 里的句子。在春季我在院子里种满了花,整理出菜地种上瓜果蔬菜,早上鸟鸣花香,夜晚院里走走看看星空,偶尔可以发个呆放空。 Q 为什么取名叫拙朴?你理解的朴素的精神是怎样的? A 甜甜:当下的生活有太多的相同与重复,同样的都市,同样的建筑,此城与彼城里,不同的人们过着相似的生活,用着同样的器皿,重复着相同的一天又一天。我们沉迷于科技革命带来的便捷,习惯依赖冰冷而没有情感的电子产品、流水生产线产品,却日渐疏离自己的内心。所以拙朴工舍倡导心灵解放,拒绝雷同,不为外物所役,摈弃外在的浮华,保持内心的澄净自在,精神的丰盈与闲适。 Q 拙朴现在的工作内容是什么? A 甜甜:目前,我们有金工、烧陶和染织工作室。每周一休息,周二周三不对外开放,自己做陶,周四至周日提供成人体验课程,周末有亲子体验课程,提前预约。此外,拙朴工舍还有一整套木工设备,可以手工制作木质工艺品和陶艺配件。

0
0
0
0

网友评论()

0/140
匿名发表 登录发表可获得10积分
Copyright 2009 《时尚家居》杂志社 trendshome.cn
京ICP备08004417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