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登 录

时尚家居

王一川 工具控男人的玩具场

设计师往往钟情于LOFT 或是厂房那大而自由的空间,因为只有这样的空间才能盛放他们的梦想,安静才能让思想天马行空,不千篇一律,守住自己独特又任性的边界。

王一川 工具控男人的玩具场

黑胶唱片的封套成为最好的 墙面装饰,绘有小象图案的行李 箱与复古摩托车正在 预谋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王一川 工具控男人的玩具场

楼梯下的空间也不能浪费, 淘来的各种储物箱被整齐地 摆放在这个三角区域, 与楼上的藏书区相得益彰。

简装留白 任灵性自由滋长

王一川 工具控男人的玩具场

薰衣草色的沙发和印有 漫画人物的靠包, 让客厅变得温馨有趣。

生活与居住,存在着某种微妙的共谋关系。人们因生活需要而建构家园,而家的陈设和氛围反之滋养生活本身。对于一个热爱生活、对创造执着的人来说,这个过程将贯穿生命始终。设计师王一川之前的家兼工作室在酒厂艺术区,没有798那么高的知名度,环境更纯粹、安静,但那里离他上班的中央美院的燕郊校区太远,最终他搬到了设计师与艺术家聚集的宋庄。这里与学校隔着一条不那么宽的潮白河,他骑着自行车,穿过乡间小路,就到了学校。王一川在设计整个空间结构时,没有做很复杂的隔断,他喜欢宽阔的空间和朴素的家具,经常玩设计,他最懂得“留白”的艺术,他认为放在房子里的物品,时间久了,自然会散发出自身的灵性,从而影响房间的气质。

工具控玩的就是创造

王一川 工具控男人的玩具场

玄关设计的很简单, 黑色的大门、规整的储物柜, 让人进来就有一种放松感。

王一川每到周末就泡在这里做设计,他经常自己设计和制作各种有趣的东西。他十分注重设计的功能性和制作过程的精细化,又想象力十足,种类广泛,大到家具小到首饰箱包等。他的工具虽然很多,但是却保管妥当,一丝不乱,非常有秩序感。他认为没有秩序就没有美感,就像他自己的工具一样必须要整齐,用到什么自然就轻松拿到,这是创作过程的一部分,否则就很烦躁,人烦躁的时候,美感也随之消失。他还喜欢那些在工业化进程中占有一席之地的“轻古董”,如复古摩托车和各种旧式旅行箱,这些逐渐被世人淡忘的事物,经历了时光的洗礼,如今成了他的灵感源,他会经常擦拭他淘回来的宝贝,这几乎成了他在家休息的一种方式。

淘旧物 灵魂在路上

王一川 工具控男人的玩具场

工作区的墙面用置物搁板 代替了背景画, 上面摆放的物品产生了 一种立体雕塑感,颇具实验感。

有的人就像天生的游牧民族,一生游走在不同的地方,住不同的房子,而有的人就像是一棵大树,扎下了根,就不再轻易移动,而是慢慢生长,用一生的时间长成一棵参天大树。王一川属于后者。他喜欢收集老物件,自嘲为一种停不下来的“淘物癖”。推开那两扇黑色的大门,仿佛步入了哆啦A梦的任意门,一下穿越了时空。楼梯角下,整齐地罗列着旧皮箱、旧木箱;客厅墙上的陈列架上,有保温瓶、电话机等各种上世纪80年代的符号;还有黑白电视机、老式收音机、20世纪60年代的留声机和唱片、手摁式打字机、西洋复古饰品……也许设计师的人生从来都不只有一世,他们拥有自由的灵魂,可以在各个世纪里穿梭来去,当然有时需要凭借那个时候的物品来作为一种联结的纽带。

王一川 工具控男人的玩具场

客厅墙上的陈列架上, 放着主人淘来的“宝物”, 如果把它们按照年代分类, 也许可以排出一个世纪来。

王一川 工具控男人的玩具场

大大小小形状不一的储物箱,按 从上到下从小到大的顺序整齐摆 放,即使空间再狭小,也可以透出 秩序的美感。

王一川 工具控男人的玩具场

画框里是一张登有杀手悬赏通 缉令的旧报纸,营造出侦探推理 故事的神秘氛围。

王一川 工具控男人的玩具场

每个家都有许多零碎的东西,偶 尔需要时却找不到,不如专门为 它们开辟出一块墙面,既能充当 个性的装饰画,又能在需要用的 时候及时找到。

王一川 工具控男人的玩具场

各色淘来的细节丰富的铜钥匙, 它们都是曾经被人珍藏的“ 宝 贝”。

来自设计师

王一川 工具控男人的玩具场

这套面积为260平米的LOFT空间,被划分成了生活与工作两个区域,整体保持了自由的开放式。周末经常会在这里安静地做设计。房间中也没有安装电视,有朋友来访时,希望可以和朋友安静地聊天,或是自己看书思考、专心做设计,所以拒绝了电视的打扰。


策划/ 锦婷 摄影/ 阿伦 文/Miya( 所有图文版权归时尚家居杂志社所有,不得翻印,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0
0
0
0

网友评论()

0/140
匿名发表 登录发表可获得10积分
Copyright 2009 《时尚家居》杂志社 trendshome.cn
京ICP备08004417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