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登 录

时尚家居

杜孟 留给记忆的生活

杜孟是将众多法国时尚品牌介绍给中国公众的公关教父,而身为一个法国人,他十分娴熟地将国际潮流与中国传统在其住宅中做了一次又一次完美的融合。

杜孟 留给记忆的生活

清式老家具中点缀 菲利浦·斯塔克的两款经典单椅, 这是东方与西方的融合。 高级灰的缎子帷幔令传统的 老房子平添了一组柔软的线条, 这是浪漫与庄严的交流。

杜孟 留给记忆的生活

18 世纪法国时髦的中国风烛台, 其浮华之风和清朝的 美学风格其实蛮搭调的。

杜孟 留给记忆的生活

款式简单就好搭配。

在中国生活就要在中国的房子里生活

杜孟 留给记忆的生活

墙上的挂屏、沙发和台灯跟随 他们从上一个家走到这个家, 在杜孟看来,总是喜新厌旧, 说明没有什么东西 你是真心喜欢的,否则你会 因为有感情而舍不得丢弃。

杜孟的家已经是第三次登上《时尚家居》了,而杜孟也已经在北京生活了30 年。 第一次登上我们杂志是1999 年4 月《时尚家居》第一期专刊,那时他住在颐和园的介寿堂,后来颐和园申遗成功,不允许再出租给个人,他就搬出了颐和园,住进了原醇亲王的祠堂,后被改成关岳庙。八年后,出租方不再对外出租,连带他整理了多年的小花园一并还给了当地政府。现在他又搬进了一座三进的四合院。至于这一次能住多久,会不会像上次那样过几年又被收回居住权,他并不在意。 “最后你的生活都会留给记忆,问题是你的记忆里会留下什么。”杜孟希望他的记忆里有什么画面,他就在现实生活中去创造。很多和他收入相当的人已经买了不止一套房子了,而杜孟的名下则一平米的房产都没有,他只是一直选择住在自己喜欢的地方,而不在意这个地方是否是自己的私产。 从可望而不可即的皇家园林到偏居一隅的寺庙到市中心的四合院,杜孟的居所变迁轨迹也是他更近距离地走近中国的轨迹。 杜孟17 岁时便到了台湾学中文,1985 年他到北京,成立了中国第一家合资的公关公司中法公关,可谓中国公关界的鼻祖。之后的30 年,他一直致力于公关及品牌管理,作为最早将众多国际品牌尤其时尚品牌和奢侈品介绍给中国市场的品牌专家,他赢得了他的客户的高度信任,从早期迪奥、爱马仕、巴卡拉水晶、路易威登等品牌在中国市场的推广,到法国精品联合会下几十个品牌进入中国,这其中都有杜孟的专业策划和建言。 他每年有半年的时间住在中国的家,这使他可以深入地了解中国和中国人,也因此有对中国市场和中国消费者的精准把握;另一半时间他周游世界,保持着足够宽广的国际视野和对全球潮流趋势的敏感,这使他的人脉和信息都非常地国际化。 这种生活节奏使杜孟对家的舒适度有很高的要求,而他的国际视野和多元化审美以及社交圈子又使他的家注定了中西合璧的风格。 很多外国人来中国生活,因为担心老建筑的现代化设施不完善,所以还是愿意住在现代公寓里,但杜孟至今仍坚持住在中国传统建筑里。 “既然你选择住在中国,就应该去接受中国式的建筑和它所代表的一种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 对于老建筑欠缺的现代生活设施或作为文物保护所必须遵守的限制,杜孟会在条件许可的前提下设法去改造,改造不了就适应。原来在颐和园住时,园里不允许开车进去,他就每天走20 多分钟回家,看看昆明湖,看看长廊也是度过时光的一种方式,一切端看你怀有什么心态。 搬进现在这个四合院,现代化的卫浴间、厨房等设施都可以配备,但胡同里停车仍然十分不便,他让自己对走过狭窄的胡同,和老北京的邻居们时常照个面的生活保持一份闲适的心情。“你想要这种生活,就得接受这种生活包含的一切。如果你会欣赏,每一种生活里都有它的独特性。很多年以后,这些独特性就是你人生中别人没有的体验,你有过这种体验,你才有和别人不一样的人生。”

杜孟 留给记忆的生活

巴卡拉的水晶的餐桌用品配上 拉尔夫·劳伦的纯棉桌布, 通透和细密, 清亮与温暖交织在一起, 能唤起人丰富的觉受。

杜孟 留给记忆的生活

几案上的烛台是法国18 世纪 时髦的中国风产品, 配上真正中国特色的窗花, 也算是东西方 关于中国风的一场对话吧。

杜孟 留给记忆的生活

小范围请客时, 放下大就餐区的帷幔, 在小餐桌上聚会时, 别有一番精致和亲密。

生活是怀念和创新的混合体

杜孟 留给记忆的生活

巴卡拉古典味道十足的吊灯 配上简约风格的沙发 会减少视觉上的重力, 小狗的俏皮 也可以冲淡四合院的沉重。

杜孟每次搬家会带上他喜欢的一些家具和饰品,然后再根据新家的条件添置一些新的物品,这样每一件承载着昔日生活记忆的物品还会在今天的生活中出现,让人可以忆起过去,这会令人生不那么单薄;而新添置的物品又在构建新的生活,这又能让人可以享受昔日不曾有的美妙。 “生活不需要去做严格的划分,过去、现在,东方、西方,我希望它们能很和谐地融合。在我的心里,我只去感受这些外表看似不同,但本质都有共同的美的东西。好像意大利歌剧和京剧,只是表达方式不一样,但它们所传达的情感和美是一样的。” 为杜孟设计家的朋友很了解他的这种理念,所以在采买家中物品时,他注重面料的亲和力、功能和人体工学的舒适,也将来自世界各地的家具、饰品和艺术品以一种看似轻松的方式搭配在一起。问及搭配的原则,可以分享的心得是不要用太跳跃的颜色,这样不会互相抢镜头,可以让家安静;用最平常的材料,比如木器,这样会让人觉得亲切;不要选择造型怪异的家居和物品,因为看不了多久就会厌倦。 这个家里的很多东西确实很耐看,耐看到我们每一次拍摄时都会在房间里看到上一个家中的若干物品,而摆进新的家里居然丝毫也不突兀。但每一次,这个家也会有一些新的味道。 杜孟在中国的时候经常会在家里招待客人。从各国政要到各路闲人都可能是他的座上宾。根据客人的不同特质,杜孟会设计符合当晚聚会的餐桌及花艺。最夸张的一次是58 位各国总统府的厨师长聚首北京,最后选在杜孟家聚餐,作为法国美食协会的一分子,杜孟不能让朋友们失望,可是怎么在四合院里摆放可以坐下58 人的餐桌还真是煞费了一番苦心。但在杜孟这里都会找到解决办法,而且是完美的—跨着走廊的长椅定做了若干张长桌,铺上雪白的桌布,摆上日式风格的花艺,配上精致的餐具,各位美食大佬走进院子就被惊呆了,这绝对是他们此生前所未有的体验!在中国的四合院里,环绕而坐,庭院中间,美丽的昆曲表演艺术家袅袅婷婷的身段和清雅婉丽的唱腔,真的是醉了。杜孟说,两年后他再次邂逅其中的一些厨师长,他们还会津津乐道于那晚的风情。 生活永远都可以被创造出崭新的面貌,只看你有多少想象力。在这个家里,没有什么规则可以阻止美的发生。

杜孟 留给记忆的生活

靠包、地毯的色彩及风格 和墙上挂画的意境要有关联, 否则会成为刺眼的冲突。

杜孟 留给记忆的生活

杜孟的心得是: 家中尽量不要用硬隔断, 这样空间的使用可以很灵活。

杜孟 留给记忆的生活

中国宫灯和窗的造型 与巴卡拉水晶杯的线条结构 形成某种呼应, 在将东西方不同风格的产品 做搭配时, 还是要确立一个共同点, 不是乱搭。

最奢侈的莫过于有时间

杜孟 留给记忆的生活

杜孟先生

对于一位常年致力于时尚品牌及奢侈品品牌推广的专业人士,外人初始以为他家到处都会见到许多家居名牌,而事实上这类器物在杜孟的家里是以点睛之物出现。 “最大的奢侈是有闲暇时间。你有时间享用你喜欢的东西,你有时间和你喜欢的人待上一段时间,这些比你买一屋子名牌要重要。而为了买一屋子名牌,你可能就没有时间享受闲暇时光了。所以你得知道生活中什么是最重要的,不要搞错顺序。” 作为拥有75000 名员工的宏盟集团副主席、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特别代表、北京扶轮社主席、杜孟基金创始人,连商业带公益,杜孟的忙碌程度是可想而知的,但见到他的人从来不会觉得他急躁、忙乱,他会让和他在一起的人安静下来。在安静中,彼此可以从容甚至悠闲地展开话题,欣赏人和物。 “你要让你的生活有质量,不能让事情管理你,而是你要来管理事情,这样你才可以有心情享受一杯好茶,读上一本好书,见到一位好朋友,否则这些人和物虽然存在,但你却享受不了。” 午后的阳光照在院子里时,我不得不与杜孟先生告别,继续我忙碌的生活,他其实也一样,但如果能在每一刻专注于当下的美,即使无法不忙碌,至少仍然会拥有很多

杜孟 留给记忆的生活

如厕作为一段生命中的时光 是要讲究地安排好的。

杜孟 留给记忆的生活

将烛台变为壁灯的构思 使床头顿时妙趣横生。

杜孟 留给记忆的生活

在有庭院的房子里 如何过好庭院生活? 美器、美食固不可或缺, 闲适的心情则是根本。

杜孟 留给记忆的生活

58 位总统府厨师长环廊而坐, 庭院中名伶长袖飞舞丽音绕梁, 这种经历足以令来宾刻骨铭心。

杜孟 留给记忆的生活

能有雪景可以欣赏的庭院, 此番美景岂能辜负, 收藏进记忆的时光 其实就是那几场风花雪月


摄影/ 马晓春 文/ 德和 (所有图文版权归时尚家居杂志社所有,不得翻印,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0
0
1
0

网友评论()

0/140
匿名发表 登录发表可获得10积分
Copyright 2009 《时尚家居》杂志社 trendshome.cn
京ICP备08004417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817